安徽省重点新闻门户网站 安徽青年报官方网站 安徽省青年新闻工作者协会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安青网>社会 >正文

92岁老奶奶花光一两百万买保健品 生活费只剩10多元

2019-11-15 10:30:51   来源:钱江晚报    
【摘要】

花光一两百万买保健品生活费只剩10块钱92岁杭州老奶奶喃喃自语:我真的过分了本报记者 谢春晖 孙燕我真是入了迷了,买了这么多保健品,根本吃不...

花光一两百万买保健品

生活费只剩10块钱

92岁杭州老奶奶喃喃自语:我真的过分了

本报记者 谢春晖 孙燕

“我真是入了迷了,买了这么多保健品,根本吃不完啊。”杭州92岁的梁奶奶指着满屋子的保健品说。

如果不是口袋里的生活费只剩下10多元,恐怕梁奶奶还不会意识到自己买保健品过了头。她说,这些年自己在保健品上毛估估花了一两百万了。

她想退掉一套三年前买的净水器,但是等钱报记者到的时候,奶奶又有点纠结:“那个厂家的工作人员我认识十多年了,都老朋友了,是不是找他们退也不太好啊。”

过期的好多都扔了

但剩下的还是吃不过来

前天,钱报记者来到梁奶奶家里。一套三四十平方米的老房子里,堆满了老人买的各种保健品。客厅里,保健品已经堆成了一座小山。拆了封的瓶瓶罐罐摆在吃饭的桌上和小茶几上,数了一下,有五六十瓶。老人的房间里,一摞摞未拆封的保健品整齐地堆放着,不少积了灰尘。

梁奶奶说这些只是“冰山一角”,还有一大堆保健品摆在另一个房间里,最近儿子住在那个房间里,不方便展示。

一旁,梁奶奶的老伴正在吃保健品,一个茶杯边上摆着六七种保健品。“这个是吃心血管的,这个是吃骨质疏松的,这个是吃心脏的……”梁奶奶一样样地介绍。

钱报记者随便拿起了其中一瓶“熊胆胶囊”,瓶身上除了产品名全是英文,最基本的保质期找了半天才找到。

“这是一家大公司从美国进口来的,一瓶要700多元呢。哎,买得太多了,已经过期的都已经扔掉了,但是还有这么多啊。”面对这些保健品,梁奶奶的心情有些矛盾。

她心里是很相信这些没有具体成分说明甚至连商标都没的保健品的。“你看我92岁了,眼不花耳不聋,除了腿脚有些不便,其他各方面都很好。”但她也很清楚,这些保健品已经快让她倾家荡产了。

产品新奇的,买

推销员真诚的,也买

梁奶奶退休前是小学语文老师,性格直爽,爱接触新鲜事物,也是杭州第一代股民。“炒股让我们发了点小财。”退休以后,梁奶奶跟老伴钻研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股市,还赚了七八十万,让身边不少同龄老人羡慕不已。

2002年3月,一次偶然的机会,保健品开始闯入她的生活。“年纪大了,总想身体能健康点,吃吃保健品对身体肯定有好处的。”

最近几年,随着养生保健的话题越来越热,各种五花八门的保健品层出不穷,推销模式也一个比一个新奇。

“我就是喜欢新鲜的玩意。”梁奶奶说,她的保健品消费观也从为了健康转变成了猎奇和助人积德,看见新奇的保健品她就下单,遇上特别真诚的推销员她也下单,“无论如何都要支持一下工作的。”

就这样,从2014年开始,在购买保健品这件事上,梁奶奶更加花钱如流水。“每次都是一两万付出去,一些好的保健品我都是成箱成箱买的。”梁奶奶说,最多的时候,买保健品一个月要花上七八万。

梁奶奶和老伴两人的退休金一个月有1.5万,但他们几乎月光,这些钱全花在了保健品上。为了能买更多更好的保健品,梁奶奶还陆陆续续抛光了自己持有的多只牛股。家里的保健品越来越多,梁奶奶的钱包也越来越空。

儿子大为光火

报警都好几次了

老妈疯狂地买保健品,子女们怎么看?

“阻止得了吗?因为她买保健品的事儿,我报警都报了好几次了。”一提起买保健品的事儿,梁奶奶的儿子气就不打一处来。“不知道上了多少次保健品的当了,不长记性啊。”梁奶奶的儿子说。

她的儿子说,前两年梁奶奶买了一种保健品,花了三四万。没多久警察就找来说,那个保健品牌涉嫌欺诈被抓了,让梁奶奶登记信息,可老人说什么都不信。

“我妈妈以前是老师,很享受被人捧的感觉,而且耳根子软,心眼好。那些保健品推销员,叫上她几声老师,再到她面前哭诉几句:‘工作不容易,产品卖不出就要被开除了。’我妈马上就下单了。”

说起现在市面上这些保健品推销,梁奶奶儿子大为光火。

“一天能给老人打二三十通推销电话,隔三差五上门来,真是太过分了。”他说,甚至有推销员给老人洗脑,让老人不要听儿女的话。“他们这哪是推销啊,简直就是骗钱。希望有关部门能好好管管。”

梁奶奶喃喃自语

我真的过分了

“我过分了,我真的过分了。”采访中,每每提到买保健品花的钱,梁奶奶就不停地喃喃自语。

采访期间,梁奶奶的手机响了五六次,一接起来,全是推销保健品的。

“我不买了,我真的没钱买了,我的退休金就这么点,你们就不要给我打电话了。”梁奶奶不停回绝。

不过,电话那头传来两天要搞促销的消息,奶奶脸上还是飘过一丝兴奋,但总算有进步了,因为懂得回绝了。

“我知道错了,现在改还来得及吧?等明年把欠的货款还清了,我就不再乱买保健品了。”

连马桶都上门推销

无独有偶,昨天上午,杭州秦先生也特地联络钱江晚报:“我父母也深受其害,至少已经被保健品坑了150万元。”

秦先生的父亲今年90多岁,母亲许奶奶也有80多岁了。五六年前,两位老人经常会去参加一些体检、旅游,渐渐的,老人房间里的保健品开始多了起来,就连他们自己都觉得吃不完了,便跟小辈们说:“你们拿点去吃吃吧。”

“我儿子觉得有点不对劲,拿了其中一瓶问了爷爷奶奶价格,这一盒2000元,那一盒5000元……我儿子对着瓶身上的标签上网一查,同样一盒保健品市场价格才100元。”其实还不止保健品,这几年来,他父母从吃的到用的,各种各样的数都数不清,比如床垫、马桶,家里的水龙头都换了,林林总总为这些东西父母付款200多万元,有些推销员上门后赶都赶不走,最后报警,警察上门才解决问题,“对这块的监管,真的希望社会各方都能重视起来。”

秦先生气愤地说:“我知道受害的不止我父母,还有千千万万这样的老人正在上当。”但是,投诉并不见效。

除了秦先生,还有不少网友吐槽——

“我朋友妈妈吃保健品把自己吃进医院了,连生活都不能自理,害人不浅啊。”

“想不通老人为什么买保健品会走火入魔?!”

“我觉得子女还是该多陪陪父母。”

“多关心老人,看看老人真正需要什么。”

“都是被业务员洗脑了。”

    责任编辑:杜宇
    免责声明: 网站内所有新闻页面未标有来源:“安青网-安徽青年报”或“安青网”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安青网联系。转载稿件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图片
    • 安徽省暨合肥市中学生...
    • 中学生读宪法学宪法做...
    • 小小消防员 烈火英雄梦
    • 徽州三雕走进小学课堂
    韩先云:90后大学生村官成...

    在来安县舜山镇,说起韩先云,村民总会竖起大拇指,直言:这个90后大学生不简单。2015年,韩先云从安徽工业大学毕业,考入来安县公务员系统,现任来安县舜山镇六郎村村民委员会主任助理。自参加工作以来,按照加...

    浙大宋振宇:学竞之路耐得...

    本期学霸:宋振宇 毕业学校:合肥市一六八中学 目前就读:浙江大学 宋振宇,合肥市一六八中学2019届毕业生,高考理科成绩651分,并在第三十五届全国中学...

    源码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