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青年报官方网站

安徽省青年新闻工作者协会

NEWS
数字报
当前位置:安青网 > 资讯中心 > 安徽网事 >正文

五大女性维权案例教你如何保障自身权利

2018-03-08 13:54:29   点击:次   来源:中安在线    我要分享
【摘要】

在第108个国际妇女节到来之际,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法院向社会发布部分保障妇女权益典型案例,教你如何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案例一:整形遭遇烦心事法...

在第108个国际妇女节到来之际,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法院向社会发布部分保障妇女权益典型案例,教你如何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

案例一:整形遭遇烦心事法院调解化纠纷

“微整形”的流行,让不少爱美女士找到了低成本变漂亮的方式。但是整形毕竟有风险,稍有不慎便可能遭遇烦心事。

陈女士通过网络咨询安徽某整形外科医院的客服人员了解到去除嘴角纹美容事宜,并于2017年1月在该整形医院好进行相关治疗。治疗前,陈女士明确要求不接受蛋白线,且不影响工作,整形医院承诺该治疗为独家技术,非蛋白线且不红不肿不影响工作,不满意可取出。手术当日,陈女士面部出现红疹、淤青、肿胀、张口受限等不良反应,后期又相继出现局部凹陷、脸型改变、疼痛、发痒等症状,且一直持续未见明显好转。双方多次协商未果。为维护合法权益,陈女士诉至法院。

案件审理过程中,经法院主持调解,安徽某整形外科医院一次性赔偿陈女士一万元。

案例二:工伤之后遭辞退法律助力维权益

袁女士于2014年9月入职某汽配公司从事普工工作,双方签订劳动合同。2016年11月,袁女士工作时不慎致左环指贯穿伤、左环指末节指骨开放性骨折。就医治疗后,经劳动部门认定,袁女士属工伤十级。在工伤停工留薪3个月后,2017年2月,袁女士回到汽配公司工作,之后因劳动能力鉴定,两次未履行请假手续未到岗。2017年4月,汽配公司安排袁女士所在部门加班一小时,袁女士以身体不适拒绝加班,随后汽配公司以袁女士不服从工作安排,旷工一天半为由,通报解除与袁女士的劳动关系。袁女士在经劳动仲裁后仍不服仲裁裁决,诉至法院维权。

法院经审理认为,袁女士受伤后到汽配公司工作期间,因劳动能力鉴定及领取鉴定结论未到岗,虽无已履行请假手续的证据,但未达到汽配公司单方解除劳动关系的条件。根据劳动合同法的规定加班应与劳动者协商并经劳动者同意且须报工会批准,袁女士拒绝加班不存在严重违反单位规章制度的情形,也不足以导致汽配公司解除与袁女士的劳动关系。鉴于双方均同意解除劳动关系,法院依法确认袁女士与汽配公司之间的劳动关系解除,判决汽配公司依法支付袁女士拖欠工资、解除劳动合同关系的赔偿金、未享受年休假工资、工伤医疗费、一次性伤残补助金及就业补助金等合计4万余元,并为袁女士办理补缴社会保险及工伤保险基金申报等事宜。

案例三:再婚家庭不同心 孩子抚养该给谁

随着离婚率的大幅上升,再婚家庭也越来越多。再婚家庭是两个家庭的重组,相对初婚家庭有着更多的禁忌和矛盾。

李先生与周女士就是一对再婚夫妻,再婚后生育一子,因多种矛盾双方的婚姻走到了尽头,对离婚双方达成一致意见,但对抚养孩子抚养始终僵持不下。李先生与周女士均有稳定的工作和收入,两人的工资收入相当,抚养子女意愿强烈。承办法官考虑李先生目前已有一个与前妻所生的女儿需要抚养,而周女士除婚生子之外无需对其他子女进行抚养,且周女士年龄偏大,再次生育机率小,从保护妇女合法权益和关心照顾子女的程度出发,周女士更有利于抚养婚生子,法院遂判决李某与周某离婚,婚生子由周某抚养。我国《妇女权益保护法》规定:“父母双方对未年子女享有平等的监护权。”宣判后,承办法官感觉到李先生的不满情绪,耐心细致地做双方当事人的思想工作,促使双方对婚生子的探视问题进行了充分协商,最终双方均表示服判息诉。

案例四:家产只传男?法院调解还公道

随着人口的老年龄化进程的加快和财富的不断积累,近年来继承纠纷案件有一定程度的增加,一部分人仍抱守“重男轻女、男尊女卑”的封建思想,以“家产传男不传女”,“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的说法,在继承时不公正分配遗产。

小丽、小俊系兄妹关系。2017年4月母亲去世后,小俊将母亲留存的银行存折及身份证等私自占有,小丽对此提出异议,要求在亲戚见证下协商处理母亲留下的遗产。小俊以自己是家中唯一的儿子为由拒绝分配遗产,小丽一纸诉状将兄长起诉至法院。案件审理中,承办法官向小俊宣传讲解《继承法》,告知其继承权男女平等、子女对父母的遗产享有平等的继承权等的相关法律规定,并对小俊转移财产的行为进行了严厉的批评。最终,小俊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在法院的主持下,与小丽就遗产分割达成了一致意见,小俊继承遗产11万元,小丽继承遗产9万元。

案例五:特殊群体需要社会关爱

2018年2月,周女士诉至法院要求变更儿子小陈的抚养权。周女士称,其患有抑郁症无法继续抚养儿子,且13岁的小陈经医院诊断已患有“童年情绪障碍”,无法适应正常的学习生活,受经济条件的限制及抑郁症的困扰,周女士主张小陈由其父亲陈先生抚养。

经了解,周女士与陈先生在2013年因感情不和协议离婚,双方约定儿子小陈由周女士抚养,陈先生每月支付抚养费。离婚后,周女士长期处于压抑、敏感、焦虑状态,后被诊断为抑郁症。

案件审理中,陈先生表示,其现已再婚并刚生育一子,若抚养小陈经济条件确实有限。法院征求了小陈的意见,其表示愿意和父亲陈先生共同生活。从保护妇女合法权益和关心照顾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的角度出发,承办法官与陈先生进行了沟通,希望其能够给予儿子更多的关爱。经法院调解,陈先生同意抚养儿子小陈,周女士每月支付抚养费1200元。

再次接纳儿子共同生活,对已重新组建家庭的陈先生来说是一个新的开始,变更抚养权后也能为周女士营造了一个良好的治疗环境。

据庐阳区法院民一庭副庭长胡玲胡玲介绍,涉及妇女权益保护的案件目前还是主要集中在家事类纠纷案件,特别是离婚及离婚后财产纠纷、抚养纠纷等类型案件。2017年1月至2018年2月庐阳法院审结家事类案件690件,其中离婚及离婚后财产纠纷案件520件,同比上升21.5%,抚养费及变更抚养关系纠纷案件64件,同比上升42.2%。(记者陈成 通讯员:王鹏、叶蔓)

看完这篇文章,你的感受如何?
责任编辑:祁梦宝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网站导航| 友情链接| 招聘信息| 免责声明|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号:皖网宣备070013号 皖公网安备34010002000066
Copyright © 2003-2017 Ahyout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共青团安徽省委指导 ahqnbaqw@126.com
安徽青年报社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皖ICP备102059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