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省重点新闻门户网站 安徽青年报官方网站 安徽省青年新闻工作者协会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安青网>安徽网事 >正文

他的一生,都深深镌刻着“为民”二字

2020-08-06 15:52:15   来源:中安在线    
【摘要】

杨民为民,是杨民同志的乳名,在1976年他出生的那一刻,父母就希望他做一个对社会对人民有用的人,便赐予了他这个名字。正如父母期盼的那样,在从...

\

杨民

 “为民”,是杨民同志的乳名,在1976年他出生的那一刻,父母就希望他做一个对社会对人民有用的人,便赐予了他这个名字。正如父母期盼的那样,在从警23年的生涯里,杨民同志任劳任怨、默默耕耘,以满腔热血和赤胆忠诚践行着人民警察为人民的庄严承诺,在平凡岗位上铸就了不平凡的人生,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

2020年7月18日,杨民同志因突发心肌梗塞,不幸倒在了防汛抗洪指挥调度的工作岗位上。

最后一个电话,是16时32分

7月18日,周六,全市公安机关汛期安保和专项工作一级勤务工作全面启动。这天一早,杨民同志就来到单位,从他坐下的那刻起,手中的电话、对讲机就几乎没有停歇过,甚至在午饭的间隙,他还在忙着联络、调度。当天18时许,同事发现,杨民同志倒下了,倒在了他一生热爱的工作岗位上。他的办公电脑,EXCEL上的光标还在跳动,最后一个电话定格在16时32分,传达完最后一条工作指令……

进入今年7月,明光汛情不断加剧,身为指挥中心三级警长的杨民,每天都要负责警力调配、防汛物资调运、全局上下90多台车辆的运转调度以及各种指令的办理处置工作,平均每天接打200多个电话,已成为杨民这段时间的工作常态。从新冠肺炎疫情一开始,到现在的汛期,杨民同志几乎没有休息过。“今年我第一次住院是在疫情刚爆发,第二次住院又赶上了这次汛情,他每次都是来去匆匆,没陪过我一天。有一次我哭着跟他抱怨,别的病友都有丈夫陪伴,而我却只有一个人,他对我说,我的岗位是指挥中枢,这个时候大家都拼在一线,我哪能离开呢,等你病好了,我带你出去旅旅游……”杨民妻子黄玉环说。

“在他出事的前两天,老杨和我说这段时间后背一直疼,怀疑是心脏的老毛病又犯了,我就劝他去检查检查,他却说现在防汛形势这么严峻,等过了汛期再说吧,结果这一等就……”他的同事肖海生含泪说到。

有他在,破案就有信心

从1998年的刑警新兵,到2012年的老练干探,他参与侦破刑事案件700余起,抓获犯罪嫌疑人1000余人。“有勇有谋、敢打必胜”,是他留给刑侦战友们最深刻的印象。“和杨民在一起办案,我们心里就踏实,破案就有信心!”杨民曾经的同事茆文说。

在战友的回忆里,90年代末的明光刑警大队有一个摩托追逃二人组,其中一人便是杨民。当时的刑事技术还不发达,蹲点守候仍然是追捕逃犯的重要手段。只要辖区出现了逃犯踪迹,杨民就会和搭档骑上自己的摩托车,早中晚三次对逃犯可能出入的场所进行蹲点和追踪。无论是刮风下雨还是春夏秋冬,他们饿了就买两个包子、累了就在路边坐一会,一个个逃犯“栽”在了摩托追逃二人组手中。那段时间里,杨民和他的搭档甚至隔上一两天就会抓回来一个逃犯,同事们每次见到他们押人回来,都会开玩笑“又上货啦”。杨民是当时队里抓捕逃犯最多的一个,14年里,经他之手共研判、抓获各类逃犯140余人。

2003年,明光市发生一起恶性命案,杨民与其他同事通过线索摸排,迅速锁定该案的6名嫌疑人已潜逃至青海。确定嫌疑人去向后,杨民、王全业、刘虎三人迅速赶赴当地实施抓捕。此类恶性案件的嫌疑人,很可能随身藏有刀具,抓捕危险性极大,一旦抓捕失败,嫌疑人不知将逃向何处。

“杨民当时说过一句让我很感动的话,至今记忆犹新。他说,王队,我年轻、体力好,我先冲进去,你们跟上。”杨民的老队长王全业说到。在当地警方的全力支援配合下,抓捕行动在嫌疑人藏身的小旅馆展开。伴随着一声巨响,杨民一脚踹开房门,发现在不到20平米的房间里居然围坐了十几个人,6名嫌疑人藏身其中,气氛变得异常紧张,离杨民最近的两名嫌疑人已经将手伸进口袋,准备掏刀。杨民没有迟疑,迅速后撤,同时持枪警告:“警察!别动!双手抱头、全部蹲下!”。这一次抓捕,6名命案嫌疑人无一漏网,同时还抓获了1名曾在明光强奸女学生的省公安厅督捕逃犯,当场搜出管制刀具3把。

\

杨民曾经获得过的荣誉

从不缺位,他是平安守望者

为民解忧、干事利落的杨副所长,一直被明东派出所辖区群众津津乐道。2012年,干了14年刑警的杨民转为治安警,角色虽然变了,但他“为民”的初心始终未曾改变。

当时的明东派出所辖区位于城郊结合部,是明光经济开发的重点。在经济大建设的同时,征迁矛盾纠纷也尤为突出。2013年,明光市物流园区开发建设,需要征地拆迁,引起部分村民反对,其中一名姓张的老人意见最大,老张在当地是出了名的暴脾气,工作人员也是常常沟通无果。“地是农民的命根子,村民们都是朴实的,也许是没有沟通到位,我再去试一试”,于是他主动去接近关心老张,还是接连吃了三次闭门羹。杨民了解到老张曾当过兵,他感到这可能是一个机会。一声声“老班长”、一次次嘘寒问暖,原本闭门不见的老张逐渐变得愿意与杨民沟通。在杨民的真情以待和坚持宣传下,老张也打开了心结,主动配合了拆迁工作。不管是征迁矛盾、农民工讨薪还是邻里纠纷,杨民总是把人民群众装在心里,把每一件群众的小事都当成大事去办,一年多的派出所工作,他共妥善化解各类矛盾纠纷200余起,群众亲切地称他“为民警官”。

在同事们的印象中,杨民从没请过一次假、迟过一次到、打过一次盹,他总说自己刚40,还能扛得住,其实他从未和战友提过,因为长期熬夜的透支,自己的血压已严重超标。2016年的一天中午,一通急促的电话打破了他不请假的惯例。那天,值过夜班的杨民回到家中突然感到头晕胸痛、呼吸困难,被家人紧急送往医院。经过检查,他心脏的三根血管堵塞程度达到85%,必须马上进行支架手术……

最爱家,却最欠家人

“早上出去还好好的,怎么突然人就没了……”爱人黄玉环回忆起杨民时声音嘶哑,泪流满面。杨民几乎将他的一生都奉献给了公安事业,但留给杨民更多的遗憾是还没来得及好好照顾家人。

杨民在家中排行老八,母亲去世比较早,考虑到家中有的哥哥、姐姐没有稳定工作,他就主动把年迈的父亲接到自己家中照料。2006年大年三十,当老父亲快要临终时,想看小儿子最后一眼,他环顾病榻四周,虚弱地轻声问了声“为民呢?”此时的杨民却正在抓捕犯罪嫌疑人途中无法赶到。当杨民一身征尘赶到病床前,父亲已经离世,他在医院走廊里哭了一夜。

因为工作繁忙,杨民很少能陪伴家人,妻子黄玉环在偏远林区农村信用社工作,工作也很忙,年幼的女儿就只能托付给岳父母照顾,在长达十年的时间里,一家三口都是三地分居。即使在十年后一家人终于团聚在明光,也是因为杨民工作繁忙而聚少离多。“上小学时,我的考试卷上都是外公外婆签字,父母陪我很少,但我后来慢慢懂事了,也就不怨他们了”,女儿小荷悲伤地说,“尤其是爸爸陪我时间更少,但我不怪他,因为有了他,才能守护更多家庭的平安。我今后也要像爸爸那样,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没有照顾好生病的妻女,他心怀愧疚。2011年10月,7岁的女儿生病在蚌埠住院做手术,得知消息的杨民正在外地组织抓捕、准备收网,没有时间赶到医院照顾女儿,心里内疚万分。多年后提起此事,杨民还在不停地责怪自己没有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结婚后因为经济困难,他没有给我买过首饰,他说下个结婚纪念日一定为我买个钻戒。”黄玉环说,承诺还没有来得及兑现,转眼间却阴阳两隔。

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杨民同志,是红梅,坚韧不拔迎雪怒放;是利剑,斩妖除魔伸张正义;是春风,心系群众守护安宁;是蜡烛,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他虽然走了,但他对党和人民无限忠诚、无比热爱的崇高精神必然在这世间浩然长存!(孙晟 杨文逸 季晓佳 裴潇 记者 苏艺)

    责任编辑:值班编辑
    免责声明: 网站内所有新闻页面未标有来源:“安青网-安徽青年报”或“安青网”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安青网联系。转载稿件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图片
    • 学生记者走进合肥消防
    • 探访舞剧《徽班》
    • 七彩假期 情暖童心
    • 本报学生记者探访王家...
    疫情冲击下省属企业是怎么...

    今年1月至4月,省属企业实现营业总收入2244亿元、利润总额130.7亿元,同比降幅分别较一季度收窄6.5和15.1个百分点,总体稳住了发展基本盘——生产经营快速回升总体稳住发展基本盘一季度,省属企业生产经营既受到...

    吴国华:揣着全省最高分奔...

    吴国华,太和中学2020届毕业生,在2020年高考中以714分获省理科第一名,现为清华大学学生。   “学霸”说   高中的学习是单调但又多姿多彩,是平淡但又不...

    源码网